首页亚洲城ca888官方网站 › 古典管医学之金匮要略,第三十五篇

古典管医学之金匮要略,第三十五篇

黄帝问曰:夫痎疟皆生于风,其盖作不时者何也?岐伯对曰:疟之始发也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栗鼓颔,腰脊俱痛,寒去则内外皆热,胃痛如破,渴欲冷饮。

《名医别录?素问》疟论篇第三十五《中药志?素问》疟论篇第三十五
疟论篇第三十五
轩辕黄帝问曰:夫痎疟皆生于风,其蓄作一时者何也?岐伯曰:疟之始发也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栗鼓颔,腰脊俱痛;寒去则内皆热,发烧如破,

黄帝问曰:夫痎疟皆生于风,其蓄作有的时候者何也?

帝曰:何气使然?愿闻其道。岐伯曰:阴阳上下交争,虚实更作,阴阳相移也。

《中国药植图鉴?素问》疟论篇第三十五

岐伯对曰:疟之始发也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慄鼓颔,腰脊俱痛,寒去则内外皆热,脑瓜疼如破,渴欲冷饮。

阳并于阴,则阴实而阳虚,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;巨阳虚则腰背头项疼;初春俱虚则阴气胜,阴气胜则骨寒而痛;寒生于内,故中外皆寒;阳盛则外热,阴虚则内热,则喘而渴,故欲冷饮也。

疟论篇第三十五

帝曰:何气使然?愿闻其道。

此皆得之夏伤于暑,热气盛,藏于皮肤之内,肠胃之外,皆荣气之所食也。

黄帝问曰:夫痎疟皆生于风,其蓄作一时者何也?岐伯曰:疟之始发也,先起于毫毛,伸欠乃作,寒栗鼓颔,腰脊俱痛;寒去则内皆热,头痛如破,渴欲冷饮。
帝曰:何气使然?愿闻其道。岐伯曰:阴阳前后交争,虚实更作,阴阳相移也。阳并于阴,则阴实而阴虚,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;巨阴虚则腰背头项痛;端阳俱虚,则阴气胜,阴气胜则骨寒而痛,寒生于内,故中外皆寒。阳盛则外热,阳虚则内热,外内皆热,则喘而渴,故欲冷饮也。此皆得之夏伤于暑,热气盛,藏于皮肤之内,肠胃之外,此荣气之所舍也。此令人汗空疏,腠理开,因得秋气,汗出遇风,及得之以浴,水气舍于皮肤之内,与卫气并居;卫气者,昼日行于阳,夜行于阴,此气得阳而外出,得阴而内薄,内外相薄,是以日作。
帝曰:其间日而作者何也?岐伯曰:其气之舍深,内薄于阴,阳气独发,阴邪内着,阴与阳争不得出,是以间日而作也。帝曰:善!
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邪气客于风府,循膂而下,卫气二十六日一夜大学会于风府,其明天日下一节,故其作也晏,此先客于背部也。每至于风府,则腠理开,腠理开则邪气入,邪气入则病作,以此日作稍益晏也。其出于风府,日下一节,十一日下至骶骨;六日入于脊内,注于伏膂之脉;其气上行,七日出于缺盆之中。其气日高,故作日益早也。其间日发者,由邪气内薄于五藏,横连募原也,其道远,其气深,其行迟,不能够与卫气俱行,不得皆出,故间日乃作也。
帝曰: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,腠理乃发,发则邪气入,入则病作。今卫气日下一节,其气之发也,不当风府,其日小编奈何?岐伯曰:此邪气客于头项,循膂而下者也,故虚实不一样,邪中异所,则不足当其风府也。故邪中于头项者,气至头项而病;中于背者,气至背而病;中于腰脊者,气至腰脊而病;中于手足者,气至手足而病;卫气之四海,与邪气相合,则病作。故风无常府,卫气之所发,必开其腠理,邪气之所合,则其府也。帝曰:善!
夫风之与疟也,相似同类,而风独常在,疟得不经常而休者,何也?岐伯曰:风气留其处,故常在;疟气随经络,沉以内薄,故卫气应乃作。帝曰:疟先寒而后热者,何也?岐伯曰:夏伤于白露,其汗大出,腠理开采,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,藏于腠理皮肤之中,秋伤于风,则病成矣。夫寒者,阴气也;风者,阳气也。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,故先寒而后热也,病以时作,名曰寒疟。
帝曰:先热而后寒者,何也?岐伯曰:此先伤于风,而后伤于寒,故先热而后寒也,亦以时作,名曰温疟。
其但热而不寒者,阴气先绝,阳气独发,则少气烦冤,手足热而欲呕,名曰瘅疟。
帝曰:夫经言有余者写之,不足者补之。今热为方便,寒为不足。夫疟者之寒,汤火不能够温也,及其热,冰不可能寒也。此都有余不足之类。当此之时,良工无法止,必需其自衰乃刺之,其故何也?愿闻其说。岐伯曰:经言无刺火高。
之热,无刺浑浑之脉,无刺漉漉之汗,故为其病逆,未可治也。夫疟之始发也,阳气并于阴,当是之时,阴虚而阴盛,外无气,故先寒栗也;阴气逆极,则复出之阳,阳与阴复并于外,则阳虚而阳实,故先热而渴。夫疟气者,并于阳则阳胜,并于阴则阴胜;阴胜则寒,阳胜则热。疟者,风寒之气不经常也,病极则复。至病之发也,如火之热,如风雨不可当也。故经言曰:方其盛时必毁,因其衰也,事必大昌。此之谓也。夫疟之未发也,阴未并阳,阳未并阴,由此调之,真气得安,邪气乃亡。故工不能够治其已发,为其气逆也。帝曰:善。
攻之奈何?早晏何如?岐伯曰:疟之且发也,阴阳之且移也,必从四末始也。阳已伤,阴从之,故先其时坚束其处,令邪气不得入,阴气不得出,审候见之,在孙络盛坚而血者,皆取之,此真往而未得并者也。
帝曰:疟不发,其应什么?岐伯曰:疟气者,必更胜更虚。当气之四海也,病在阳,则热而脉躁;在阴,则寒而脉静;极则阴阳俱衰,卫气相离,故病得休;卫气集,则复病也。
帝曰:时有间二十四日或至数日发,或渴或不渴,其故何也?岐伯曰:其间日者,邪气与卫气客于六府,而一时相失,无法相得,故休数日乃作也。疟者,阴阳更胜也,或什么或不甚,故或渴或不渴。
帝曰:论言夏伤于暑,秋必病疟,今疟不必应者,何也?岐伯曰:此应四时者也。其病异形者,反四时也。其以秋伤者寒甚,以冬伤者寒不甚,以春病人恶风,以夏伤者多汗。
帝曰:夫病温疟与寒疟,而皆安舍,舍于何藏?岐伯曰:温疟者,得之冬心肌梗塞脑血栓,寒气藏于骨髓之中,至春则阳气大发,邪气不能够自出,因遇大寒,脑髓烁,肌肉消,腠理发泄,或享有用力,邪气与汗皆出。此病藏于肾,其气先从内出之于外也。如是者,血虚而阳盛,阳盛则热矣,衰则气复反入,入则阳虚,血虚则寒矣,故先热而后寒,名曰温疟。帝曰:瘅疟何如?岐伯曰:瘅疟者,肺素有热,气盛于身,厥逆上冲,中气实而不走漏,因持有用力,腠理开,风寒舍于皮肤之内,分肉之间而发,发则阳气盛,阳气盛而抓牢,则病矣。其气不用于阴,故但热而不寒,气内藏于心,而外舍于分肉之间,令人消烁脱肉,故命曰瘅疟。帝曰:善。

岐伯曰:阴阳上下交争,虚实更作,阴阳相移也。阳并于阴,则阴实而脾虚,阳明虚,则寒慄鼓颔也;巨血虚,则腰背头项痛;新正俱虚,则阴气胜,阴气胜则骨寒而痛;寒生于内,故中外皆寒;阳盛则外热,阳虚则内热,外内皆热则喘而渴,故欲冷饮也。

此令人汗空疏,腠理开,因得秋气;汗出遇风,及得之以浴,水气舍于皮肤之内,与卫气并居。卫气者昼日行于阳,夜行于阴,此气得阳而外出,得阴而内薄,内外相薄,是以曰作。

此皆得之夏伤于暑,热气盛,藏于皮肤之内,肠胃之外,此荣气之所舍也。此令人汗空疏,腠理开,因得秋气,汗出遇风,及得之以浴,水气舍于皮肤之内,与卫气并居。卫气者,昼日行于阳,夜行于阴,此气得阳而外出,得阴而内搏,内外相薄,是以日作。

帝曰:其间日而小编何也?岐伯曰:其气之舍深,内薄于阴,阳气独发,阴邪内着,阴与阳争不得出,是以间日而作也。

帝曰:其间日而作者何也?

帝曰:善。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何气使然?岐伯曰:邪气客于风府,循膂而下,卫气14日一夜大学会于风府,其前天日下一节,故其作也晏。此先客于背部也,每至于风府,则腠理开,腠理开,则邪气入,邪气入,则病作,以此日作稍益晏也;其出于风府日下一节,十六日下至骶骨,二日入于脊内,注于伏膂之脉,其气上行,十三日由于缺盆之中,其气日高,故作日益早也。

岐伯曰:其气之舍深,内薄于阴,阳气独发,阴邪内著,阴与阳争不得出,是以间日而作也。

内部日发者,由邪气内薄于五脏,横连募原也。其道远,其气深,其行迟,不可能与卫气俱行,不得皆出。故间日乃作也。

帝曰:善。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,何气使然?

帝曰: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,腠理乃发,发则邪气入,入则病作,今卫气日下一节,其气之发也,不当风府,其日作者奈何?

岐伯曰:邪气客于风府,循膂而下,卫气二十八日一夜大学会于风府,其明日日下一节,故其作也晏,此先客于背部也。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,腠理开则邪气入,邪气入则病作,以此日作稍益晏也。其出于风府,日下一节,二二十二日下至骶骨,二十二十一日入于脊内,注于伏膂之脉;其气上行,10日由于缺盆之中,其气日高,故作日益早也。其间日发者,由邪气内薄于五藏,横连募原也。其道远,其气深,其行迟,无法与卫气俱行,不得皆出,故间日乃作也。

岐伯曰:此邪气客于头项,循膂而下者也。故虚实分裂,邪中异所,则不得当其风府也。故邪中于头项者,气至头项而病;中于背者,气至背而病;中于腰脊者,气至腰脊而病;中于手足者,气至手足而病。卫气之四海与邪气相合,则病作。故风无常府,卫气之所发必开其腠理,邪气之所合,则其府也。

帝曰: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,腠理乃发,发则邪气入,入则病作。今卫气日下一节,其气之发也,不当风府,其日小编奈何?

帝曰:善。夫风之与疟也,相似同类,而风独常在,疟得有的时候而休者何也?岐伯曰:风气留其处,故常在,疟气随经络,沉以内薄,故卫气应乃作。

岐伯曰:此邪气客于头项循膂而下者也,故虚实不一样,邪中异所,则不妥贴其风府也。故邪中于头项者,气至头项而病;中于背者,气至背而病;中于腰脊者,气至腰脊而病;中于手足者,气至手足而病。卫气之四海,与邪气相合,则病作。故风无常府,卫气之所发,必开其腠理,邪气之所合,则其府也。

帝曰:疟先寒而后热者何也?岐伯曰:夏伤于大寒,其汗大出,腠理开采,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,藏于腠理皮肤之中,秋伤于风,则病成矣。夫寒者,阴气也,风者,阳气也,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,故先寒而后热也。病以时作,名曰寒疟。

帝曰:善。夫风之与疟也,相似同类,而风独常在,疟得不经常而休者何也?

帝曰:先热而后寒者何也?岐伯曰:此先伤于风,而后伤于寒。故先热而后寒也。亦以时作,名曰温疟。

岐伯曰:风气留其处,故常在,疟气随经络沉以内薄,故卫气应乃作。

其但热而不寒者,阴气先绝,阳气独发,则少气烦冤,手足热而欲呕,名曰瘅疟。

帝曰:疟先寒而后热者,何也?

帝曰:夫经言有余者泻之,不足者补之,今热为方便,寒为不足。夫疟者之寒,汤火不能温也,及其热,冰水无法寒也,此都有余不足之类。当此之时,良工不能够止,必得其自衰,乃刺之,其故何也?愿闻其说。岐伯曰:经言无刺熇熇之热,无刺浑浑之脉,无刺漉漉之汗,故为其病逆未可治也。

岐伯曰:夏伤于立夏,其汗大出,腠理开荒,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,藏于腠理皮肤之中,秋伤于风,则病成矣,夫寒者,阴气也,风者,阳气也,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,故先寒而后热也,病以时作,名曰寒疟。

夫疟之始发也,阳气并于阴,当是之时,阴虚而阴盛,外无气

帝曰:先热而后寒者,何也?

|<< << < 1;)
2
>
>>
>>|

岐伯曰:此先伤于风而后伤于寒,故先热而后寒也,亦以时作,名曰温疟。

其但热而不寒者,阴气先绝,阳气独发,则少气烦冤,手足热而欲呕,名曰瘅疟。

帝曰:夫经言有余者泻之,不足者补之。今热为方便,寒为不足。夫疟者之寒,汤火无法温也,及其热,冰水无法寒也,此都有余不足之类。当此之时,良工不能够止,必需其自衰,乃刺之,其故何也?愿闻其说。

岐伯曰:经言无刺之热,无刺浑浑之脉,无刺漉漉之汗,故为其病逆,未可治也。夫疟之始发也,阳气并于阴,当是之时,血虚而阴盛,外无气,故先寒慄也。阴气逆极,则复出之阳,阳与阴复并于外,则阴虚而阳实,故先热而渴。夫疟气者,并于阳则阳胜,并于阴则阴胜,阴胜则寒,阳胜则热。疟者,风寒之气有的时候也,病极则复,至病之发也,如火之热,如风雨不可当也。故经言曰:方其盛时必毁,因其衰也,事必大昌,此之谓也。夫疟之未发也,阴未并阳,阳未并阴,因此调之,真气得安,邪气乃亡,故工不可能治其已发,为其气逆也。

帝曰:善。攻之奈何?早晏何如?

岐伯曰:疟之且发也,阴阳之且移也,必从四末始也。阳已伤,阴从之,故先其时坚束其处,令邪气不得入,阴气不得出,审候见之,在孙络盛坚而血者皆取之,此真往而未得并者也。

帝曰:疟不发,其应怎么着?

岐伯曰:疟气者,必更盛更虚,当气之四海也,病在阳,则热而脉躁;在阴,则寒而脉静;极则阴阳俱衰,卫气相离,故病得休;卫气集,则复病也。

帝曰:时有间二三十日或至数日发,或渴或不渴,其故何也?

岐伯曰:其间日者,邪气与卫气客于六府,而临时相失,无法相得,故休数日乃作也。疟者,阴阳更胜也,或什么或不甚,故或渴或不渴。

帝曰:论言夏伤于暑,秋必病疟。今疟不必应者,何也?

岐伯曰:此应四时者也。其病异形者,反四时也。其以秋病人寒甚,以冬病者寒不甚,以春病者恶风,以夏伤者多汗。

帝曰:夫病温疟与寒疟而皆安舍,舍于何藏?

岐伯曰:温疟者,得之冬中于风,寒气藏于骨髓之中,至春则阳气大发,邪气不可能自出,因遇立冬,脑髓烁,肌肉消,腠理发泄,或持有用力,邪气与汗皆出,此病藏于肾,其气先从内出之于外也。如是者,阴虚而阳盛,阳盛则热矣,衰则气复反入,入则气虚,气虚则寒矣,故先热而后寒,名曰温疟。

帝曰:瘅疟何如?

岐伯曰:瘅疟者,肺素有热。气盛于身,厥逆上冲,中气实而不泄露风声,因全部用力,腠理开,风寒舍于皮肤之内、分肉之间而发,发则阳气盛,阳气盛而石城汤池则病矣。其气不及于阴,故但热而不寒,气内藏于心,而外舍于分肉之间,令人消烁脱肉,故命曰瘅疟。

帝曰:善。

古典历史学原著赏析,本文由我整理于网络,转发请注脚出处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:ca888亚洲城 https://www.mctxh.com/?p=1401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