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ca888亚洲城 › 噤口型痢疾,痢疾的辨证论治

噤口型痢疾,痢疾的辨证论治

证候表现:《准绳》云:痢不纳食,或汤药入口,随即吐出,俗名噤口。

大藿香散--《奇效良方》卷10四

一、辨实痢、虚痢“痢疾最当察虚实,辨寒热”(《景岳全书·痢疾》)。一般说来,起病急骤,病程短者属实;起病缓慢,病程长者多虚。形体强壮,脉滑实有力者属实;形体柔弱,脉软弱无力者属虚。腹部痛胀满,痛而拒按,痛时难堪欲便,便后里急后重一时缓解者为实;腹部痛绵绵,痛而喜按,便后里急后重不减,坠胀甚者为虚。

释名:《准绳》云:痢不纳食,或汤药入口,随即吐出,俗名噤口。

【处方】藿香30克,
陈皮
,厚朴(姜制),青皮(麸炒),木香,人参
,肉豆蔻(面裹煨),良姜(炒),麦蘖(炒),神曲(炒),诃子(煨,去核),白豆蔻(去皮),甘草(炙)各15克,
白干姜(炮)9克。

2、识寒痢、热痢痢下脓血法国红,或赤多白少者属热;痢下湖蓝粘冻涕状,或赤少白多者属寒。痢下粘稠臭秽者属热;痢下清稀而不甚臭秽者属寒。身热面赤,口渴喜饮者属热;面白肢冷形寒,口和不渴者属寒。舌红苔黄腻,脉滑数者属热;舌淡苔白,脉沉细者属寒。

病因病机:多因邪留胃气,伏而不宣,个性涩而不布,故呕逆而食不得入也。

【制法】上为细末。

治病条件

处方:按:张石顽遵《证治准绳》,而代为之拟治法,而归重于胃阴虚冷,脾胃软弱两条。曰:丹溪用人参、黄连呷法。但石莲子真者绝少,乃粤中草实伪充,大苦夏至,予尝以藕汁煮透,稍加砂糖频服,兼进多年陈米稀糜,调其胃气,必效。即石莲子之意也。古治噤口痢,多有用黄连者,苦而且降,无法开提,非胃虚所宜。大致初痢噤口为热瘀在食欲,故宜苦燥。若自汗口噤不食,此胃气告匮,非比初痢噤口尚有浊气可破、积沫可驱,惟大剂参、术佐以茯苓皮、炙甘草、藿木香、煨干葛之属,大补胃气,兼行津液乃可耳。但得胃气一转,饮食稍进,便宜独参汤略加陈皮,或制香附,缓缓调补,兼疏滞气,方为合剂。如茯苓个之淡渗,独步春之耗气,干葛之行津,皆当免除也。朱丹女士溪用土精、黄连、大米、姜汁熬汤,细细呷之,神效。如吐再作服之,但得一呷下咽便开。按:此主治湿热在胃者也。杨仁斋用参苓白术散加石菖蒲,以地道珍珠米饮乘热调下,或用黄参、茯苓皮、石莲子肉入些泥菖蒲与之。按:此主要医疗胃虚者也。戴复庵用治中汤加独步春半钱,或砂仁一钱。此主要医疗胃寒而气逆者也。

【功效主治】消化顺气,利膈利肠府。主要医疗脾胃虚寒,呕吐霍乱,心腹撮痛,泄泻不已。

一、祛邪导滞痢疾的为主病机是不正之风壅滞肠中,唯有消除邪气之壅滞,工夫还原肠腑传导之职,制止气血之凝滞,脂膜血络之风险,故为治本之法。因而,清除肠中之湿热、疫毒、冷积、饮食等滞邪颇为主要。常用祛湿、祛痰、温中、止呕、消化、导滞、通下等法,以达祛邪导滞之指标。

治疗原则治法:《准绳》云:在下则缠绵,在上则呕食。当认其寒则温之,热则清之,虚则补之。

【用法用量】每服九克,空腹时用生姜汤调服,如水泻滑泄,肠风脏毒,米饮汤调下;赤白痢,用乌拉尔甘草、黑豆汤调下,脾胃虚泠,宿滞酒食,痰气作晕,人盐一些些,紫姜、红枣汤调服,胃气吃噫,用老姜自然汁1呷,入盐一丢丢,调服此药。

二、调气和血调气和血正是顺畅肠腑凝滞之气血,祛除贪墨之脂脓,恢复生机肠道传送作用,促进有毒之脂膜血络尽早修复,以革新脑瓜疼、里急后重、下痢脓血等治疗症状。正如刘河间所说:“调气则后重自除,行血则便脓自愈”。常动用理气行滞、利水利肠府、明目化瘀、去腐生肌等治法。

病因病机:凡邪在胸膈,必然痞满。虚亦痞满,然总不若实满之吗也。周慎斋曰:下痢以胃气为本。胃失生长,故恶物而不欲食。无分何物与之遂获愈者,胃气胜故也。有患痢,昼夜未有数度,反发热,心下痞闷,不能食而呕。其有昼夜不唯有百度,反脉静身凉而能食,何也?曰:痢之邪客于下焦,由横连竟传大肠,原无反热之理,以中焦无病,虽下痢无度,不碍饮食。惟邪发于中焦,由横连入胃,以胃受病,自不欲食也。

【摘录】《奇效良方》卷拾4

三、顾护胃气“人以胃气为本,而治痢尤要”。那是出于医治实证前期、湿热痢、疫毒痢的方药之中,苦寒之晶较多,长日子大剂量使用,有损伤胃气之弊。因而,治痢应留神顾护胃气,并贯穿于治痢的向来。

出处:《痢疾论》·卷之三(卷)·诸证二十八门(篇)

大藿香散--《医方类聚》卷一○二引《经验秘方》

虚证痢疾应扶正祛邪。因虚证咽痛,虚实错杂,若1味补益,则滞积不去,贸然予以通导,又恐伤正气,故应虚实兼顾,扶正祛邪。中焦阳虚,阳气不振者,应温养阳气;阴液亏虚者,应养阴清肠;湿疹滑脱者,可佐固脱诊治。

原文:噤口(1)《准绳》云:痢不纳食,或汤药入口,随即吐出,俗名噤口。多因邪留胃气,伏而不宣,性格涩而不布,故呕逆而食不得入也。有阳气不足,胃中宿食未消,则噫而食不得下者。(张石顽主枳实理中加砂仁、广皮、独步春、豆蔻、山楂、曲、柏。)有肝乘脾胃,发呕,饮食不入,纵入亦反出者。(石顽戊己丸加雅客、肉桂。)有水饮所停,气急而呕,谷不得入者。(石顽曰:水饮停聚,心下悸动不宁,伍苓散加姜汁。)有火炎炽内格,呕逆而不得入者。(石顽主黄连除热,去黄柏加枳壳、雅客。)有胃血虚冷,食入反出者。(石顽论治在后。)有胃中邪热,不入食者。(石顽曰:胃虚挟热而呕逆不食者,连理汤。)有口味亏弱,不欲食者。(石顽论治在后。)有秽积在下,恶气熏蒸而呕逆,食不得入者。(石顽主大黄黄连泻心汤加独步春。)脾胃不弱,高烧苦烦,手足温热,未多服凉药者,此乃毒气上冲心肺,所以呕而不食。(石顽主乌拉尔甘草泻心汤,去大枣易生姜,此症胃口有热,不可用温药。)按:张石顽遵《证治准绳》,而代为之拟治法,而归重于胃血虚冷,脾胃亏弱两条。曰:丹溪用丹参、黄连呷法。但石莲子真者绝少,乃粤中草实伪充,大苦冬至,予尝以藕汁炖熟,稍加砂糖频服,兼进多年陈米稀糜,调其胃气,必效。即石莲子之意也。古治噤口痢,多有用黄连者,苦而且降,不能够开提,非胃虚所宜。可能初痢噤口为热瘀在食欲,故宜苦燥。若遗精口噤不食,此胃气告匮,非比初痢噤口尚有浊气可破、积沫可驱,惟大剂参、术佐以茯苓块、炙乌拉尔甘草、藿木香、煨干葛之属,大补胃气,兼行津液乃可耳。但得胃气一转,饮食稍进,便宜独参汤略加橘皮,或制香附,缓缓调补,兼疏滞气,方为合剂。如茯苓皮之淡渗,雅客之耗气,干葛之行津,皆当撤销也。朱丹(zhū dān )溪用上党参、黄连、籼糯、姜汁炖汤,细细呷之,神效。如吐再作服之,但得1呷下咽便开。按:此主要医疗湿热在胃者也。杨仁斋用参苓苍术散加石大菖蒲,以地道香米饮乘热调下,或用黄参、茯苓块、石莲子肉入些臭菖蒲与之。按:此主治胃虚者也。戴复庵用治中汤加木香半钱,或砂仁一钱。此主要诊疗胃寒而气逆者也。《准绳》云:在下则缠绵,在上则呕食。当认其寒则温之,热则清之,虚则补之。按:痢疾不食,当初病时,右脉浑浑浮大或浮弦,胸膈痞满,乃浊气上壅也。宜降逆气,枳、朴、广陈皮、槟榔之属。有火兼连、芩、独步春;有食加楂、曲;有表症者,合香苏散及对症发散药。脉洪大急滑者,火也,清降之芩、连、枳、朴之属。有痰加半夏、生姜汁。脉滑呕者,痰也。贰陈汤加姜汁;虚加参、术;寒加干姜;热加芩、连。右脉浮弱沉细或缓,胃虚也,异功散加筋根少佐石剑菖蒲。若脉迟者,胃寒也,理中汤加橘皮。虚而气逆者,木香异功散。脉沉滑或右关滞涩,噫无法食者,有宿食也,香砂、枳实、曲、柏或大利尿丸。胃虚挟热不食者,其脉稍急而无力,广广陈皮竹茹汤。冷热不调者连理汤。凡邪在胸膈,必然痞满。虚亦痞满,然总不若实满之吗也。周慎斋曰:下痢以胃气为本。胃失生长,故恶物而不欲食。无分何物与之遂获愈者,胃气胜故也。有患痢,昼夜未有数度,反发热,心下痞闷,不能够食而呕。其有昼夜不只有百度,反脉静身凉而能食,何也?曰:痢之邪客于下焦,由横连竟传大肠,原无反热之理,以中焦无病,虽下痢无度,不碍饮食。惟邪发于中焦,由横连入胃,以胃受病,自不欲食也。

【处方】藿香叶1两,木香1两,沉香(去白)1两,肉豆蔻(面裹煨)1两,诃子(煨,去核)1两,人参(去芦)1两,良姜(炒)1两,麦糵(炒,大麦炒)1两,神曲(炒)1两,白茯苓(炒)1两,甘草(炒)1两,青皮(去瓤,麸炒)1两,厚朴(姜汁制,炒)1两,缩砂仁1两,白干姜(炒)半两。

其余,古今学者提出关于医治痢疾之大忌,如忌太早补涩,防止关门留寇,病势缠绵不已;忌峻下攻伐,忌分利小便,以防风险阴津,戕害正气等,都值得临床时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借鉴。

【制法】上为细末。

简单来说,痢疾的诊疗,热痢清之,寒痢温之,初痢则通之,风肿虚则补之。寒热交错者,清温并用;虚实夹杂者,通涩兼施。赤多者重用血药,白多者重用气药。始终把握祛邪与扶正的证实关系、顾护胃气贯穿于医治的全经过。

【效能主要医治】心气脾胃,变为万病。

分证论治

【用法用量】每服二钱,加黄姜三片,大枣1枚(擘开),水壹盏,同煎7分,盏中先放盐一捻:将药倾在内,空心热服。平常衣服加紫苏。

1、湿热痢

【摘录】《医方类聚》卷1○二引《经验秘方》

症状:肠胸口痛痛阵阵,痛而拒按,便后肠高烧痛暂缓,痢下赤白脓血,粘稠如胶冻,腥臭,肛门灼热,疮骨痿毒,舌苔黄腻,脉滑数。

大藿香散--《医方类聚》卷1○伍引《济生》

治法:清肠腺上皮生化湿,解热,调气行血。

【处方】藿香叶1两,半夏曲1两,白术1两,木香(不见火)1两,白茯苓(去皮)半两,桔梗(去芦,锉,炒)半两,鬼盖半两,枇杷叶(拭去毛)半两,官桂(不见火)半两,甘草(炙)半两。

方药:芍药汤。

【制法】上为细末。

方蓝灰芩、黄连消肿燥湿,解热宁心;大黄、槟榔荡热去滞,通因通用;独步春、槟榔调气行滞;当归、芍药、甘草行血和营,缓急解热;肉桂辛温,反佐芩、连。大黄之苦寒,共成辛开苦降之势,以散邪气之结滞。痢疾初起,去半天腰,加银花、穿心莲等加强利尿清热之力。有表证者,加荆芥、防风消肿散邪,或用荆防败毒散,逆流挽舟。兼食滞者,加莱菔子、山楂、神曲消化导滞。痢下赤多白少,肛门灼热,口渴喜冷饮,证属热重于湿者,加白头公、黄柏、秦皮直清里热。痢下白多赤少,舌苔白腻,证属湿重于热者,去黄芩、秦哪,加茯苓块、苍术、厚朴、陈皮等运脾燥湿。痢下嫩黄者,加地榆、丹皮、仙鹤草、柏树等祛风除湿。

【功用主要医疗】忧、愁、思、虑、悲、恐、惊柒情伤感,气郁于中,产生呕吐;或作寒热,眩晕痞满,不进饮食。

湿热痢,也可用成药香连丸医治。

【用法用量】每服三钱,水一大盏,加黄姜伍片,红枣壹枚,煎至九分,去滓温服,不拘时候。

2、疫毒痢

【摘录】《医方类聚》卷壹○伍引《济生》

症状:发病急骤,头疼剧烈,里急后重频仍,痢下中灰脓血,呕吐频仍,寒战壮热,胃痛烦躁,精神极其痿靡,乃至4肢厥冷,神志昏蒙,或神昏不清,惊厥抽搐,瞳仁大小不等,舌质红绛,苔黄腻或燥,脉滑数或微细欲绝。临床亦可下痢不重而浑身症状重者,突然冒出高热,神昏谵语,呕吐,喘逆,四肢厥冷,舌红苔干,脉弦数或微细欲绝。

大藿香散--《全生指迷方》卷四

治法:调理冲任,益气清肠。

【别名】藿香汤

方药:白头公汤合木芍药汤。

【处方】藿香叶10两,西洋参十两,茯苓皮10两,包袱花市斤,木香10两,桂(取心)拾两,山芥千克,三步跳(汤洗7遍,为末)半两(姜汁和成饼子,阴干),芦枝叶拾片(刷去毛)。

本方以白头翁祛风散寒凉血,配黄连、黄芩、黄柏、秦皮秘精益气化湿;干归、赤芍药行血;才客、槟榔、大黄行气导滞。临床可加金银花、丹皮、山地瓜、印度草、贯众等以抓实凉血止血的效果。高热神昏,热毒人营血者,合犀角地髓汤,另服神犀丹或紫雪丹以清营开窍。痉厥抽搐者,加羚羊角、钩藤、石决明、生地等熄风止血。壮热神昏,烦躁惊厥而下痢不甚者,合大承气汤小肠经,荡涤内闭。症见面无人色,4肢厥冷而冷汗出,唇指紫暗,尿少,脉细欲绝,加用生脉(或参麦)注射液、参附青注射液静脉滴注或推注,以宁心固脱。

【制法】上为末。

疫毒痢(或湿热痢)可用白头公汤加大黄等,煎水土保持留灌肠合营医疗,以增加涤泻邪毒之作用。若厥脱、神昏、惊厥同时出现者,则极端险候,必须利用综合性抢救措施,中西医结合医治,以挽其危险。

【功能主要医疗】病愈之后,复为寒邪伤气,气寒则不可能食,胃无谷气以养,心下虚满,不入饮食,时时欲呕,呕无所出,惙惙短气,其脉微弱。

3、寒湿痢

【用法用量】藿香汤(原书同卷往文引《琐碎录》)。

症状:腹部痛拘急,痢下赤白粘冻,白多赤少,或纯为白冻,里急后重,脘胀腹满,头身困重,舌苔白腻,脉濡缓。

【摘录】《全生指迷方》卷4

治法:温中燥湿,调气和血。

大藿香散--《百1》卷二

方药:不换金正气散。

【处方】藿香叶壹两,独步春一两,青皮(去瓤,麸炒)一两,神曲(炒)壹两,中灵草(去芦)壹两,肉豆蔻(面裹煨)1两,良姜(炒)一两,大麦糵(炒)一两,诃子(煨,去核)一两,白茯苓块一两,甜根子(炒)壹两,厚朴(姜汁制,炒)一两,橘皮(去白)一两,白干姜半两(炮)。

本方以藿香白芷化湿;马蓟、厚朴、法夏运脾燥湿;橘皮、旋花、枳实行气导滞;桂枝、炮姜温中健脾;木芍药、土当归和血。兼有表证者,加荆芥、苏叶、葛根通大便祛邪。挟食滞者,加山楂、神曲消化吸收导滞。若湿邪偏重,白痢如胶冻,腰膝酸软,腹胀满,里急后重甚者,改用胃苓汤加减,以温中化湿宁心。

【制法】上为细末。

寒湿痢亦可用大蒜烧熟食用医治。

【功能主要治疗】消化吸收顺气,利膈解热。主要医治心肺脾胃气,变为万病。脾胃虚寒,呕吐霍乱,心腹撮痛,泄泻不已。

4、虚寒痢

【用法用量】每服2钱,不拘时候。如汤点,加黄姜、盐、紫苏最棒。吐逆泻痢,不下食或呕酸苦水,翻胃恶心,并用水一盏,加煨紫姜半块(拍破),同煎,盐一捻安盏中,候煎药及柒分,热呷;水泻滑泄,肠风脏毒,陈米饮入盐,热调下;赤白痢,煎乌拉尔甘草、黑豆汤下;脾元受虚邪,变为寒热,或脾胃虚冷,醋心气胀,宿滞酒食,噫满不化,膈上相当慢,面色积黑,痰气作晕,头目眩掉,水1盏,加黄姜三片,美枣2个(擘破),同煎至7分,入盐少量,嚼姜,枣汤热服;胃气吃噫,黄姜自然汁半茶脚,入盐点,热呷;绝不思食,或吃少气弱膈满,煨姜小块先嚼,入盐点,热服,中酒亦如之。

症状:湿疹缠绵不已,痢下赤白清稀或北京蓝粘冻,无腥臭,甚则滑脱不禁,腹部隐痛,喜按喜温,肛门坠胀,或虚坐努责,便后更甚,食少神疲,形寒畏冷,4肢不温,腰膝酸软,舌淡苔薄白,脉沉细而弱。

【临床使用】霍乱呕吐:盛季传记于贺方回云:顷在河朔,因食羊肝

治法:温补脾肾,收涩固脱。

|<< << < 1;)
2
>
>>
>>|

方药:桃花汤合真人养脏汤。

两方以人参或党参、白术、籼米活血解痉;干姜、大红袍温阳开胃;金当归、赤芍药和血缓急益气;豚肠草行气导滞;赤石脂、诃子、罂粟壳、肉豆蔻收涩固脱,双方合用,兼具温补、收涩、固脱之功,颇合病情。肾阳虚衰者,加附子、胡韭子温补肾阳。肛门下坠者,去雅客,加黄芪、升麻益气举陷。下痢不爽者,减用收涩之品。滑脱不禁者,加芡实、莲米、龙骨、牡蛎未有固脱。

虚寒痢,也可相当成药理中丸、归脾丸诊疗。

5、休息痢

症状:下痢时发时止,日久难愈,常因饮食不当、感受外邪或慵懒而诱发。发作时,大便次数增加,便中带有赤白粘冻,头痛,里急后重,症状一般未有初痢、暴痢程度重。休止时,常有腹胀食少,倦怠怯冷,舌质淡苔腻,脉濡软或虚数。

治法:温中清肠,佐以调气化滞。

方药:连理汤。

本方以野山参、白术、干姜、甜根子温中排毒;黄连清除肠中余邪;加独步春、槟榔、枳实调气行滞;加土当归和血。发作期,偏湿热者,加白头公、黄柏清湿热;偏寒湿者,加苍术、草果仁温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湿。

暂息痢多因寒热错杂,虚实互见,病情顽固者,也可用成药乌梅丸医治。若大便呈果汁色而量多者,用鸦胆子仁医疗功用较好,成人每服一伍粒,每一日叁次,胶囊分装或用龙眼肉包裹,饭后服用,连服7-十四日,可独自服用或包容上述方药使用。

休息痢中,若脾胃阳气不足,积滞未尽,遇寒即发,症见下痢白冻,倦怠少食,舌淡苔一白,脉沉者,治宜温中程导弹下,方用温脾汤加减。

若自汗伤阴,或素体阴虚,阴液亏虚,余邪未净,气虚作痢,痢下赤白,或下鲜血粘稠,虚坐努责,量少难出,午后低热,痛风症心烦,舌红绛或光红,治宜养阴清肠,方用驻车丸加减。

临床的上面,还可见噤口痢,即下痢而无法进食,或下痢呕恶不能够食者。朱丹女士溪说:“噤口痢者,大虚大热。”基本病机是大实或大虚,致胃失和降,气机升降有失水准。属于实证者,多由湿热或疫毒,上犯于胃,胃失和降所致,症见下痢,头疼,呕恶不食,口气秽臭,舌苔黄腻,脉滑数,治宜明目和胃,苦辛通降,方用开噤散加减。药取黄连、石菖蒲、茯苓皮、白瓜子苦辛通降,排毒化湿;橘皮、陈仓米、石莲子、荷叶蒂利肠府养胃。全方合用,升清降浊,开噤进食。属于虚证者,以脾胃素虚,或腰痛伤胃,胃虚气弱,失于和降所致,病见下痢频频,呕恶不食,或食人即吐,神疲乏力,舌淡苔白,脉弱无力,治宜清热和胃。方用6君子汤止汗和胃,再加石野菖蒲、姜汁醒脾降逆。若下痢无度,饮食不进,肢冷脉微,当急用独参汤或参附汤以止血固脱。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:ca888亚洲城 https://www.mctxh.com/?p=30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